您的位置:主页 > 管理书籍 >

阿那亚登上蜂巢剧场,18位演员挑战《恋爱的犀牛》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1-12 03:47  作者:管理人

凤凰文化讯(冯婧报道)《恋爱的犀牛》是中国戏剧的经典之作,是廖一梅“悲观主义三部曲”的首部作品,公演19周年来,已演出了2500余场,历经几代演员轮替,仍然拥有着旺盛的生命力。

2017年,孟京辉工作室大胆尝试,面向全社会招募“非职业”剧团,到蜂巢剧场出演《恋爱的犀牛》。第一个登上蜂巢剧场舞台的非专业剧团,就是阿那亚。

海报

孟京辉工作室招募“非职业”剧团,阿那亚剧团登上蜂巢剧场

蜂巢剧场

黑色地板、红色座椅、高达7米的塑料墙体,2018年1月11-12日,阿那亚剧团在这个“爱情圣地”上,奉上了两场精彩的演出,焕发出浪漫与青春两种不同质感,这也是阿那亚戏剧节中唯一连演两场的剧目。

多年以来,孟京辉一直关注戏剧社群的构建和戏剧观众的培养,也是中国戏剧导演中少有能够兼顾商业与艺术的导演。他对阿那亚的邀请,似乎也代表了戏剧圈的准入证,在此之前,很多人一面为社区剧团感到骄傲,一方面又暗暗担心戏剧圈是否认可,毕竟坐在观众席上的,有80%都是阿那亚的业主与演员的亲友团。

执行导演刘科汉也特别感谢孟京辉导演提供的舞美和场地支持,“如果没有这个舞美,这个戏不是这个水平”。

地产资本介入戏剧,是机会还是冒犯?在刘科汉看来,戏剧无需太过封闭,有人开始关注戏剧,为戏剧注入能量,并且这个能量并不是爆米花式的,而是在挖掘人对生活美好的向往,总归是一件令人感动的事。“有这么一个平台,有这么一个机会,有这笔资金注入的时候,有这么一帮人就可以通过戏剧发自己的光,也许这个光并不能照亮很多的人来关注戏剧,但最起码能把这一小群人对戏剧的爱点燃。话说回来,我们也又多了一个工作的机会对吧,这是真的。”

剧照

《恋爱的犀牛》:希望我们把一切美好的事情,坚持到底

在廖一梅的眼中,《恋爱的犀牛》是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为她做了一个人所能做的一切。剧中的主角马路是别人眼中的偏执狂,如他朋友所说——过分夸大了一个女人和另一个女人之间的差别,在人人都懂得明智选择的今天,算是人群中的犀牛——实属异类。所谓“明智”,便是不去作不可能、不合逻辑和吃力不讨好的事,在有着无数可能,无数途径,无数选择的现代社会,人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最佳位置,都能在情感和实利之间找到一个明智的平衡支点,避免落到一个自己痛苦,别人耻笑的境地。这是马路所不会的,也是我所不喜欢的。

不单感情,所有的事都是如此——没有偏执就没有新的创举,就没有新的境界,就没有你想也想不到的新的开始。爱是自己的东西,没有什么人真正值得倾其所有去爱。但有了爱,可以帮助你战胜生命中的种种虚妄,以最长的触角伸向世界,伸向你自己不曾发现的内部,开启所有平时麻木的感官,超越积年累月的倦怠,剥掉一层层世俗的老茧,把自己最柔软的部分暴露在外。因为太柔软了,痛触必然会随之而来,但没有了与世界,与人最直接的感受,我们活着是为了什么呢?

剧照

女主明明,由两位邻居分别饰演。一位“乖张任性”,另一位“执拗冷酷”,她们说着相同的台词,却仿佛红、白玫瑰,阐述不同的故事。“她们有自己的个性,接近心底的明明,并把她活出来,才能演得真实”,执行导演刘科汉细细观察着。

剧照

最难的是男主马路,两位明明,不同的气质和演绎方式,细节上对他提出很高要求。一个吹蜡烛的动作,节奏也要细微调整。作为本剧难度最大的角色,他对爱与痛苦的拿捏和演绎,很动人。最后一句“焕发生机”的呐喊,像波纹一样,层层散开。

恋爱讲堂的教授,同样是两位演员呈现。一位是不断反转的“干练潇洒”,一位是自带笑点的“调侃人生”。作为线索人物,她们的幽默风格不同,也让其他演员的表演更有趣味。

剧照

在表演中,属于阿那亚的犀牛,还埋了“海边有我家”的阿村日常。三位男业主,作为另一条主线,时刻将幽默进行到底。

经纪人与红红莉莉

红红莉莉首次由双胞胎姐妹花出演。原作中经纪人一角,变身女性。飒爽英姿,更将台词大胆更改。黑子扛起了莉莉,红红突然劈叉。故事从剧本开始,却在排练中,萌生新芽。

排练故事:我们在演强奸戏,两米远有一群人在吃火锅

在阿那亚,年度大戏已进行至第三年。从社区活动到公众事件,围绕戏剧展开精神生活,已经是社区传统之一。这次招募,再次点燃了邻居们心底的戏剧火苗。

芒果姐姐扮演的“教授”

据扮演教授的芒果姐姐介绍,戏剧节的选角其实从七、八月份就开始了,但她当时因为工作原因没有回阿那亚,就录了一段小视频,很幸运地就被选上了。正式的排练要等到11月份,经常是在周末的晚上,每次排两三个小时。在专业的舞蹈教室里,戏剧节的三部剧轮流排练,“下午的时候先排儿童的《小安妮》,然后排《夏洛克烦恼》,直到晚上才会排《恋爱的犀牛》,一般是从晚上六点排到十点,但是导演也比较心疼大家,通常我们都排不到十点,可能到八点多就散了。”

台词是第一攻坚战。台词很美,但是很长。第一幕个人独白,就达到701字。读着玩儿、慢慢朗诵、路上背、关起门窗大声练。一本台词,是所有演员的标配。平时很少讲话的男业主们,忽然要变成“话痨”。作品饱满的情绪和肢体表达,更令人“抓狂”。开始只能生硬地模仿,犹如一次“精神分裂”。笑容不对,不够夸张,就不断撕开自己,往极限去做。火锅店、健身房,只要有时间,就迅速进入对戏状态。二十余场戏,全部未删减。十多人同时走台,音乐节奏都不能错位。最困难的是场次转换,全部在黑暗中进行。十几个人在黑暗中退场,碰撞摔跤时有发生。“很害怕,但必须这样。”

刘科汉

刘科汉是从12月初开始接手《犀牛》的。刚进排练厅第一天,他不太敢相信在现代社区里可以有这么一个有爱的团体,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的邻居们席地而坐,一起练歌、下词儿。“在现代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是非常远的,我们都在固守着自己的生活线,上面干干净净的,有几位亲人,一个爱人,一、两个孩子,几个朋友,几个同事,仅此而已。但阿那亚的所有住户好像都认识其他所有的住户,并且关系很好,大家笑、闹,那一刻会感觉生活气息扑面而来,有点像桃花源。”

由于各自繁忙的工作,一直到圣诞节,整个剧组都没有一起完整地排练过,据芒果姐姐回忆,那时候每天群里都在说离演出还有多少天,所有人都在倒计时,大家都很紧张。一直到圣诞节,所有人才开始密集地排练。但就在这时候,之前的舞蹈教室无法继续提供场地支持,演员们开始发挥自己的能量寻找各式各样的场地,芒果姐姐也奉献了自己担任总导演的真人秀节目的拍摄场地,演员们还提供过健身房,私人会所等等。

排练场

刘科汉回忆起“颠沛流离”的排练过程,艰辛之余也倍感有爱,“每次都是前一天的大半夜在群里沟通,明天谁能到,然后谁能提供个场地,能坐下就行。每到一个新场地都感恩,我们终于有地方排练了。最尴尬的一次是在一个私人会所,是由饰演经纪人的演员提供的。我们下午两点钟左右开始排,排着排着就发现陆陆续续有人开始进来了,然后人家开始在旁边点火锅,然后我们就在旁边演戏,强奸戏啊,撕吼戏啊,离人家桌子两米远。然后演着演着,我说算了,演员下来,我们开始对词。等了两、三个小时,等人把火锅吃完,天儿聊完,烟抽完,走了,我们接着练。但是我们很珍惜在一块的时间,一块来做一件不掺杂利益的事情,很愉快,很单纯。”

演出前一晚,蜂巢剧场整夜无眠。大家围在一起,似乎回到大学时代。细数每一句台词、表情、动作。这一天不仅是《犀牛》的首演,也是两位成员的生日,一位是歌队演员,一位是服装老师,开场仪式也是生日庆祝。在上场前,刘科汉给演员们打气,鼓励大家把内心的负能量排出来,肩并肩一起战斗。简单的几句话,有的业主听完哭到不行。“为什么?因为他对这件事情重视,他对排练过程中凝聚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珍惜。戏剧是什么?说白了是一种媒介,为了使人的生活更美好。”

那么,就像马路说的那样,希望我们把一切美好的事情,坚持到底。

媛媛扮演的“明明”

阿那亚版《犀牛》:带着“自我”进入戏剧,再由戏剧重构“自我”

首场扮演明明的演员名叫媛媛,为了更好地揣摩角色,她把所有版本的《恋爱的犀牛》都看了一遍,“他们是专业的,但我们也没有差到哪去,因为我们年龄都比较大,经历的东西比较多,对很多东西的理解也就不太一样,表达出来的也就不一样。我觉得我们更有内容,虽然表演技巧没有那么好。”

在她看来,明明和马路,其实是一样的人。他们俩特别像,都是为了追求自己心中的所爱和梦想不顾一切的那种人,所以明明受挫的时候可能去找马路,她对马路有一种同情或者说认可,或者说是一种自怜,我就觉得他们两个其实就是男女版的一个人。最后马路说希望大家把美好坚持到底,好像每个人心中,还是有一份美好的东西在吧。

芒果姐姐一开始特别不接受“教授”的角色,她觉得“经纪人”的角色可以跟自己的现实生活无缝切换,自己平时很温婉,而教授特别“二”,而且一定要像疯狂英语李阳那样癫狂才好玩。但导演告诉她,你只是适应了自己平时的那个状态,你要把舞台当成一个玩的空间,要让你的亲朋好友看到你还会有另外的爆发力可以展示出来,在导演的刺激下,芒果姐姐找到了另外一个不同的自己。她意识到,一个好的演员其实不断打破自己,然后重构自己的过程。

尤其是在看过其他版本中的“教授”以后,芒果姐姐受到了启发,“黑猫版那个教授其实是特别神神叨叨的一个人,90后,其实我今天很多语速是受到了他的启发。经典版里面教授跟大仙合成了一个角色,反而是这个更刺激了我,我会觉得这个剧里面好像教授有没有都无所谓,但是我来演的话一定要让这个教授有他存在的价值。”

李文刚扮演的“牙刷”

牙刷的扮演者名叫李文刚,在他看来,扮演牙刷首先要克服年龄上的差距,原著中的牙刷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接受公司的洗脑和培训后,整个人处于一种斗志昂扬的状态,是一个毛毛躁躁、有点自嗨的小人物。但在李文刚的演绎中,牙刷是一个稳重精明又不乏哥们义气的小人物,他对爱情也有自己的执着,但是不像马路那么执着,所以他最后又屈从于大众,他的内心是不成熟的,但是很单纯,也很善良。

李文刚认为,《犀牛》反映的是大多数人的生存状态或者爱情观。“很多人应该都有同感,我们对爱情都曾经都有过最美好的愿望。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得不屈从于这个社会,这是现实。没有多少人真的能像马路这样执着,成为爱情的牺牲品,他那么执着,但最后他没有得到善终,这是一个爱情的悲剧,不应该是纯喜剧,应该是很无奈的,想抗争但又无力抗争的一种状态。”

在他看来,阿那亚所有的演员都是带着“自己”进入角色的,“每一个人在演义自己角色的时候都加入了自己的一些人生感、爱情观的东西,所以在语气、动作的处理上都会带有自己明显的符号。”另一方面,戏剧表演也会发过来回馈生活,“在排练过程中,他一直在回顾,曾经我是不是也放弃了一些美好,在该追求的时候没有坚持到底?所以每排练一次都会对这部剧有更深的感悟,就是要把握住现在的幸福,把它坚持到底”。

刘科汉认为,与专业演出不同的是,阿那亚版《恋爱的犀牛》最大的特质是在于演员们对生活的热情,因为他们接触舞台的次数不多,他们的技巧不娴熟,会有很多的失误,但是他们对生活的热爱会同时在演员的体内和舞台上绽放。这也是我们戏的本质,因为这个戏剧并不是讲一个浅显的爱情故事,它也在挖掘我们内心潜藏的对生活的感知,这帮演员在那一刻呈现出来,是非常可爱的。“从专业的角度看,我觉得完成度有80%,虽然还是有很多瑕疵,但是我已经在以专业演出的水准在要求他们了,如果说你只是一个玩的心态过来参与这个戏剧,我一遍一遍地纠正你,你会烦的。但是因为你对这个事情有热情,那我们就可以有更多耐心和勇气来磨合。跳出导演的身份,以一个戏剧工作者的角度来看,我觉得这帮非职业的演员很伟大,我很感动。”

阿那亚沙滩酒吧

“我在海边有个家,它叫阿那亚”

“2016年的五一,有个朋友说北戴河有一个地方挺美的,还能喝咖啡喝酒,就邀请我们几个朋友一起去那边玩,去那之后就觉得挺喜欢的,当天我们一起去的五个朋友都在阿那亚买了房子。有一个朋友说,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买呢?另外一个朋友说,因为我们要一起在这养老,我们就义无反顾地一起买了。”

据媛媛介绍,阿那亚的大部分业主都跟自己一样,平时在北京工作和生活,一年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住在阿那亚,却早已把这里当成了另外一个家。“我妈和小孩都特别喜欢去,因为那边的食堂什么都做的挺到位,因为社群的各种活动孩子们基本上也都认识,他们就互相到楼里串来串去,我觉得挺像过去那种大院儿生活。排戏的时候,很多人给我们探班,找场地,还有的就送他们自己家餐厅做的好吃的,感觉大家都特亲。”

想要在这里养老的人不在少数。芒果姐姐也表达了对阿那亚的依恋,“有的时候在北京,我也会因为工作压力特别大特别烦,可是当我想起来阿那亚,就觉得大不了我什么都不干了,我在海边还有个房子,在那儿还有人在开咖啡馆,还有人做儿童的活动,开各种各样的餐厅,我就觉得我也可以打破自己的人生到那里重新来过,那就是我的一个最后可以了此余生的地方所有一切都不如意的时候,在那边还能够重拾自己的梦想。”

芒果姐姐是阿那亚一期的业主,2012年就买了房子,那时还是一片废墟。她也感受过阿那亚最艰难的日子,大概在2014年,因为资金链的断裂,项目差点搁浅,但因为马村长所描绘的愿景,她也没有对阿那亚失去信心,但当时也没想到,阿那亚可以给人这么强的归属感。现在,阿那亚也在建自己的剧场,她也希望《恋爱的犀牛》能成为阿那亚的保留节目,每年还能演上个一两场。

说到阿那亚的艰难,李文刚觉得可能困难还在后面。“我对阿那亚的情怀是特别认同的,如果能坚持下去的话会越来越好。但是你知道,之前的空间是很大的,可以让它自由发展,现在国家可能对地产这块可能也有一些政策,可能在未来它会遇到很多的难题。而且还要看它怎么去联合业主,怎么能够慢慢落实那些最初的想法,这也是个难点。包括说我们有很多群,读书群、艺术群、戏剧群,它如果没有这些群,不可能把这些人拢住,但是在中国,做公共空间和各种群组,其实都是有风险的。”

阿那亚的孤独图书馆

非常抱歉,阿那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将是一个孤例

2015年5月,许多人都被一座“中国最孤独的图书馆”刷屏了。新京报书评周刊的编辑曾经探访过,“在去图书馆途中,行经1个高尔夫球场、1个高级会所、1个马场、1个酒店、1个诊所、1个超市、1个在建的海上教堂和一堆漂亮的洋房”。这也是阿那亚在大众领域的第一次登台亮相。大海、图书馆、公益,在满足了文艺青年们对“诗和远方”所有想象的同时,也引起了某些质疑,这会不会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之后,地产资本对情怀的再一次收编?或许是的。在一个资本无孔不入的消费社会里,在一片中产阶级聚居的海边花园洋房里,这原本就是无可避免的事。

李文刚指出,阿那亚所营造的情怀,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阶级自豪感上的。“它给人的符号就是,第一个高端,第二个时尚,第三个,业主的素质都很高。你给人的都是这些符号,大家就趋之若鹜愿意过来,来感受这种非常便利的服务,以及它带给自己的愉悦感和阶级自豪感。每个业主平常也许对阶级没有那么明显的感知,但是阿那亚会通过各种细节的服务,让你觉得我住在这里、享受到这些,很自豪。”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很多业主都是文艺工作者,芒果姐姐是一位真人秀节目的总导演,媛媛是一位电视节目主持人,李文刚本人也是电视导演,大仙则是证券节目的督导……这是一群本身就有比较高的收入水平和文艺素养的人,所以各式各样的文艺生活才能得以开展,人与人之间才能具有交流的可能。

“它希望能打造一个理想的王国,这个地方是封闭的,里面都是最好的,外面就是农村,这个地方是一个古堡,是一个桃花源,一个乌托邦。在这种环境下,人们就很乐于去跟旁边的邻居沟通,几个人会很快的成为朋友,关系会急速拉近。而且通过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交流,觉得很幸福,这是很难得的。”但是在这个桃花源之外,就像刘科汉介绍的那样,哪怕是在北京,很多体力劳动者也对戏剧一无所知。

也正因为如此,李文刚觉得,阿那亚是不可复制的,“它一定是条件已经具备了才有的开花结果,你可以学它的模式,但是模式是由人来做的,它的精髓你不好学到的,真正让阿那亚能够得以升华的还是业主本身的推动。如果你放到其他的地产商去,它能不能吸引到阿那亚的业主这样高素质的人群呢?”

换言之,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只有买得起海边度假房、拥有相对较高的文化素养和收入水平的中产阶级,才配享受这样丰富且高质量的文化生活和社区文化,阿那亚或许可以建起一座“798”式的艺术景观,但绝对不会孵化出“皮村”。

毋庸讳言,我们每个人都在资本的微观统治下,阿那亚也无法承载公众对世外桃源的寄望,或者对日常生活革命的想象。它更像密不透风的消费社会天穹上,一个小小的漏洞,仅供站在更高阶梯上的人们透一口气,供少数人偏安一隅自娱自乐,戴着镣铐起舞。

如果说它确实带来了某种可能性,也更多地存在于社区内部,存在于阿那亚沙滩音乐节、生活节、社区影像志、春节寻访家史、青少年夏令营、未来社区展中,而非象征性的孤独图书馆,或者崔健、朴树、老狼、齐秦的演唱里。在早已被消费收割的日常生活中,或许存在着某种机会,让一小部分人,通过歌唱重新获得声音,通过舞台再次掌握身体,通过实践与协作再度成为“我们”,浮出水面,透一口气。

冯婧

上一篇:孙悟空和三藏法师谈恋爱?韩国人最新改编《西游记》
下一篇:没有了

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四项举措”引领大学生创业

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四项举措”引

2017年,新余市渝水区公共就业人才服务局将高校毕业生创业工作作为全局的重点工作来安排部署,通过落实责任... [详细]
江西省瑞昌市三措施助力大学生创业

江西省瑞昌市三措施助力大学生创业

为帮助瑞昌市大学生实现就业,更好地落实创业担保贷款政策,积极推动以创业促就业工作,2018年瑞昌市采取三... [详细]
江西奉新:圆满完成2017年创业担保贷款发放工作

江西奉新:圆满完成2017年创业担保

随着2017年8月创业担保贷款新政策的实施,江西省奉新县就业局积极开展创业担保贷款工作,充分发挥创业贷款... [详细]
报告显示:近三成在校大学生创业意愿强

报告显示:近三成在校大学生创业意

?人民大学发布《2017中国大学生创业报告》 ?近三成在校大学生创业意愿强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举办《2017中... [详细]

友情链接